梅花香深山

那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走进海洋山的深处。

隆冬时节,雪花已经飞舞过几次了。路旁残雪,山岭寂静。涧沟旁边,几棵高约两丈的大树,一片洁白。驻足,抬头,静看,洁白之中,原是树上的枝干上挂满了小小的白花,清新而典雅,纯真而奇香。与山岭上的光枝祼干,截然不同。

那是什么树?开的是什么花?为何立于山涧的道旁,而独自幽香?既无春风的引领,也无朔风的笑迎,恬淡自如,立于山野之偏僻,再现一场雪花的飘逸,释放崇山峻岭的灵气,展现古朴与旷达。没有断树残枝,也没有世俗的媚态。倒像清清爽爽,自自然然,从从容容的山中女子。

一问村人,说是梅花,白梅。

是吗?真的是我们曾经为之讴歌多少次的梅花?真是我们向往而为之崇高的梅花?怎么会呢?梅花是何等的高洁,怎么会是如此平凡地山中生长?心里一时乱想,倒有些蒙了。

古人云:梅花香自苦寒来。梅树生在这苦寒山区,独自在冰天雪地傲然生长。这一点倒是不用怀疑的。但不至于在此山中,与野树杂木相混杂,苦苦守望寂寞的山岭。它应该在一片梅林之中,成群地展示雪国的风采。那傲雪凌霜的雄姿,蔑视权贵的气质,敢于讥笑世俗的眼神,决不苟同偏见的态度,应该展现得淋漓尽致,一览无余。像古时高傲伟岸的士大夫,是一副飘逸脱俗的形象。为何落得眼前如此的平凡?虽有凝重的气息和高古的风范,却与想象的大雪飞舞中所展现的清新艳美之姿,相去甚远,让人难以相信。

回想过去,以前所见到的梅花,仅限于书画和影视作品,往往是大雪纷纷,红梅绽放,白雪中显露鲜红的色彩,是那样的晶莹透彻,一尘不染。惊叹其芳华,赞美其品质,感悟其要义。可惜啊!自己从未身临其境,一睹芳容,一嗅清香,一探究竟。只是沿着别人品尝过的余味,嘴嚼过的渣滓,索取貌似清新的感受。然后牵强附会地做作一番,装模作样地感叹一番,好像得到了人生的真谛。简单的认同,俗套别人的观点和做法,没有鉴定和甄别。人道三斤八两,自己从无怀疑,也不询问轻重,盲目听信。脸上毫无愧色地接受,变成理所应当的东西。也慢慢形成固有的审美模式,甚至在教育自己的孩子的时候,也会不自觉地沿袭其固有的模式和做法。说来真有点悲哀。

现在想来,或许老师的讲解,也是人云亦云。他们可能也没有机会亲眼目睹白梅的冰清玉洁,或者红梅的欣然绽放。由于条件的限制,无法亲自体会和感悟,只有遵从前人的说教罢了。幸而梅花的品质没变,若有异变,我们会真的去深究其所以然吗?

重温龚自珍的《病梅馆记》,似乎有了新的认识。

守一方清静,得一方安逸。实际上欣赏与否,全凭自己的兴趣和眼力,何须人为地去做作,做些画蛇添足之事;或者凭自己的幻想,做一些有违自然规律之事。那不仅是大错特错,更是错得没谱了。

遵从自然,与旷野为伍,就得些古意和坚守,承接天然之芳华。我们若感兴趣,不妨年轻自己,做一个寻梅赏梅的使者,又何惧路途之遥远,山野之旷达?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

上一篇:东汉飘来的雪花

下一篇:风俗腊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