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俗腊月

腊月作为春节的前奏,是很特殊的月份,有蓄势待发的意思。说起来,我们古人遵循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的自然规律。腊月时值岁末,天寒地冻,动物都休眠了,人忙活了一年,也积聚了一年的财力,总算可以闲下来歇歇,料理料理家务,置办置办年货,为春节的狂欢做准备了。

腊月风俗多,腊八是开端。腊八粥之所以深受老百姓的喜爱,除了它佛教的题材,更在于它的实惠,一锅大杂脍,熬出的是人世的包容和温暖。寒冬腊月里,手捧一碗热粥,想想都是一件美事!

腊八过后,家家户户开始杀猪,熏腊肉,灌香肠,磨元宵面,窝红豆腐,做醪糟……着手置办年货。在以前条件相对艰苦的年代,这么多好东西准备着,孩子们的第一反应便是喜悦、激动。于是乎,跑来跳去地围着大人们的屁股转,心里一下就有了盼头,有了喜悦。

二十三,是小年。旧时乡间家家灶房都有“灶王爷”的牌位。这一天,自然是要摆上五谷杂粮,先犒劳犒劳灶王爷了,好让他保一家平安,香火不断。祭灶时,主人通常会抱一只红公鸡,只是鸡不叫鸡,叫红马,因为据说灶王爷升天时所骑便是鸡。然后焚香烧纸,祈表心愿。通常,在灶王爷两旁贴的对联是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”。

二十四,扫扬尘。旧有俗语:扬尘脏,扬尘长,扫了扬尘好过年。庄稼人一年就这么彻底地打扫一回,自然要全副武装,扎个长扫帚,戴个破草帽,爬梯子,上竹楼,来个全面的打扫。在我记忆里,除了打扫屋内,还要上房顶扫去瓦沟里的落叶。因为瓦片易碎,一般都由体轻的女人们来完成。有时候,一些胆大的孩子也会忍不住爬上去,很有一种坐在天上的骄傲。

扫完扬尘,洗过案板碗具之后,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便是刮锅灰。庄稼人往往会有好几口大铁锅,天天烧,锅底自然已积了厚厚的锅灰。男人们下力气把大铁锅从灶上取下来,扣在场院上,然后用铲子“呲呲呲”地铲,其尖利的声音刺耳中透着兴奋。铲子铲过,再用寻猪草的小刀挨着刮过,乌黑的锅底便会闪出一些亮白的铁痕。刮干净的锅用老百姓的话来说,不是薄,而是“灵”了,一点火,锅就热,可以正儿八经地倒油炒菜摆大盘了。

二十九,小除夕。人们往来拜访叫“别岁”,焚香于户外叫“天香”,通常要三天。庄户人家没那么多讲究,会继续挑着担子去赶集,抓紧时间看还有什么年货没置备齐。在回去的路上,其挑子背篓里通常会有鞭炮春联,孩子们爱吃的甜糕或甘蔗。到这一天,热热闹闹的年已迫在眉睫,由不得大人们也发出一些人生的感慨!

大年三十是除夕。忙碌了一个月,该准备的都差不多了,大人小孩嬉笑着贴门神,贴春联,挂灯笼。然后把家里的东西再摆一摆,挪一挪,清点清点,看看还有什么遗忘的未尽事宜。其认真的架势,有春晚彩排的意思。

这天黄昏,还有一件紧要的事。那就是各家叔伯兄弟儿孙等一大家“男人”,要浩浩荡荡地到坡梁地头的坟地去祭祀祖先,给逝者磕头烧香。过年自然不能忘记逝去的人,在香烛烟气的缭绕中低头哀思、缅怀先人,祈求逝者安息,活人健康兴旺!

从坟地回来,一家人便围坐着包饺子,说闲话,准备年夜饭。自此已进入倒计时,一场大幕就要拉开———只等时辰一到,孩子们在鞭炮声里高喊:“年来了,年来了!”

年来了!寒冬腊月去了,正月新春来了!新的一年就这么噼里啪啦红红火火地开始了!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

相关文章

上一篇:梅花香深山

下一篇:善待生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