钓鱼时光

一条公路,笔直地穿过一个村庄。在公路两边,陆陆续续盖起了二层小楼。离公路远点的房子,就渐渐废弃了。公路还跨过一条大河。沿着大河一直向里走,会看到大片大片的荒草,许多麻雀在草丛里跳来跳去。再向里走,会惊起几只觅食的野鸡。走到头,会看到一塘水湾。水湾的一边长满芦苇,唿的一声,跑出一只踏水取乐的野鸭子,一个扑腾,钻入水中。要过好一会,才能看见它出现在另一只野鸭子的身边,玩闹嬉水。还有一只大白鹤,在浅水处悠闲地散步。微风飘过,白鹤停下脚步,优雅地理顺被掀起的羽毛。而在水湾的那一边,有四个年轻人正坐在小板凳上,拿着鱼竿钓鱼。

正月里,早晚天气清冷,中午却阳光明媚,温暖怡人。四个人静静地坐着,注视着水面,偶尔品口茶,悠闲地吐个烟圈。只有在有鱼吃钩之后,才会发出几声欢呼。清净的水湾,并没有因为四个人的到来热闹多少。

中午的时候,一个人取出了烤箱,点燃了炭火;一个人蹲在水边刮鱼鳞,清内脏;一个人铺开一张毛毯,拿出饮料白酒果仁;等到炭烧着了,鱼洗干净了,第四个人就开始烤鱼了。不一会就烤出了一盘,四个人边吃边喝边烤。等到一瓶白酒喝完,都差不多晕了,直接躺在枯黄的草地上。听风吹芦苇的声音,听野鸭子嬉闹的声音,听水波荡漾的声音。

等到太阳西下,余光染红波光粼粼的水面,四个人有条不紊地收拾东西,各自留恋不舍地回家。穿过他们曾经掏鸟蛋的杉树林,绕过他们小时候捉泥鳅的小河沟,经过一片金黄色的油菜地,回到了刚刚在公路旁盖好的房子。

过了几天,水湾又出现了那几个青年人,只有三位了。一如以前,钓鱼、烤鱼。

再后来,水湾边就只有两个人。两个人走后,就再也没有人来了。那些钓鱼器具都被他们仔细地放入大提包中,等待着下一次钓鱼的时候取出。

此时,那四个青年人,一个在工厂里,白天上班,晚上加班,不断地组装着流水线上的产品。除了每个星期的礼拜天晚上不用加班,其他时候都是围着机器转动。疲惫的时候,站靠着墙面,休息片刻。想起自己在老家的大房子,想起刚刚会走路的孩子,想起正月里钓鱼时的悠闲时光,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。

一个在办公室里,坐在电脑前,不断地喝着咖啡,抽着烟,撕着A4纸。偶尔还会接到老总催文案的怒吼。夜深人静时,仰靠在柔软的椅子上,吸烟叹气。那烟气,让他想起在河湾烤鱼时的烟气,那烟气中夹杂着鱼香,不管什么时候想起,都会咽一下口水。

一个在酒店的后厨,拿着锅铲和勺子不停地挥舞。客人少的时候,才找毛巾擦一下额头的汗。就在这时候,经理端着刚端出去的菜,质问他这到底是人吃的还是猪吃的。他自己尝了一下,竟然如失去味觉一般,感受不到酸甜苦辣。想起记忆中吃的最香的一次,还是在河湾钓鱼时吃的烤鱼。

一个在开出租车,一边注意着红绿灯,一边找寻需要乘车的人。车是两班倒,现在他开晚班。每次开过十二点,就开始犹豫是回家睡觉,还是再坚持拉一次客人?在来来回回的斗争中,就到凌晨五六点了。换完车回家睡觉,醒来的时候,又到了换车的时间。有时候真困了,停在路边,翻看一下手机日历。看到回家钓鱼的日子,一直是那么遥远。

那片芦苇每年都在,天蓝水清,依然有野鸭子从水面漂过。只是不知道那几个年轻人什么时候会再来河湾?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

上一篇:善待生命

下一篇:叠彩夕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