叠彩夕阳

当夕阳即将落下西山,晚霞布满天边,余晖飘洒叠彩山顶的时候,是一幅最美好的,千变万化可以反复欣赏的景致。欣赏此景致的理想地点,是在虞山桥的东头往西观赏。于是,每每在天气晴朗的傍晚,我时常在这里看到摄影爱好者们在此取景,在此逗留。而美术家们也在此架起画板,开始新的创作。当然也经常看到来自国内外的游客纷纷在此驻足,那心情,那笑容自然也就美不胜收了。

我们就将此美景取名叫“叠彩夕阳”吧!与其说是美景,还不如说是一幅流动的自然画图。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这美景每一次欣赏所看到的,都会截然不同。站在虞山桥东头往叠彩山远眺,但见除叠彩山以及周边陡然朝天之山峦不变外,那晚霞的色彩可就千变万化了。有时候像银光闪闪的鱼鳞;有时候如妩媚的玫瑰或鲜艳的海棠,叠彩纷呈;有时候则似绫罗绸缎,五彩缤纷,当空绕舞。当然有时也会看到类似万马奔腾、千里雪飘、风起云涌的巨大场面,蔚为壮观。

我是叠彩夕阳美景永远的“粉丝”,忠实的欣赏者。在30多年前还当学生的时候,我在南宁一所学校就读,暑假跟随老师来桂林旅游,正是1985年的8月。我们在夕阳西下,晚霞红满天的时候,散步在漓江东岸的六狮洲村。往西岸放目,老师满口啧啧赞叹曰,这是一处难得的绝伦美景啊!变化无穷。

或许出于个人经历和学识还简单的原因,我以为这里算不上绝伦美景吧!瞧那西岸,江边那个名叫新码头的地方房子一派破旧,还有当地人说十次雨季九次被淹的清风街。除了那向天挺立的叠彩山等山峦外,算不上完美的景致,何言绝伦?

老师毕竟是老师,面对我的偏见毫无反感,只是轻轻地笑着说: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庐山中。”老师是学哲学的,在学校教政治,讲话喜欢运用哲学原理分析事物和看待事物。老师说:“看待一个事物犹如看一个人一样,不能只从外表衣冠定论,而是通过现象看本质。就说眼前的漓江西岸吧,那自然美景是绝伦无比,天下独有的。至于那民居街道老旧等问题,那是人文的问题,可塑可变,只是时间问题。而那叠彩夕阳则是不可改变的,美不胜收的!”

老师对我的教导是无私的。他开导我,一个自然美景和人文的结合,同步变迁,是哲学和经济学结合的命题,只要是一块值得开发和欣赏的自然客观领域,那就是无价的。“你信不信?这里以后会有多座桥梁飞架东西,这里将是一处繁荣富饶的天国。”老师说,并建议我以后到桂林来发展。

转眼间,我到桂林谋生30多年时光过去了,当年英姿焕发的老师已是进入暮年。但老师说对了,走在如今风光明媚的滨江北路,眼看楼盘鳞次栉比的风姿,再看那叠彩夕阳,我感慨无比,深感老师所讲的哲学和经济学结合的命题,哲学就是世界观的学问,老师看问题多么深远啊!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

相关文章

上一篇:钓鱼时光

下一篇:站在新年的门槛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