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小村

我的家住在辽东的一个山坳里, 那是一个四面环山,像个湖状的小村子,村子很小,小的像男人的巴掌。这里的人大多是闯关东来。27岁以前,我都生活在这里,这里的山一眼望不到边,就像一个绿色的海,春天山花烂漫,蜂飞蝶舞,鸟鸣鸡叫像一首快乐的交响,夏天满沟满谷的绿像一个屏障,我们就像这个屏障上会走的花朵,有风的日子,你看那绿就像汹涌的波涛,那些蘑菇一样的小房子,就像一叶叶小舟,在波涛上飘摇着,舞蹈着。最美的要数秋天了,五彩斑斓的山野,像国画家的写意,成熟的果子用芬芳和甜香诱惑远山,就连一向无言无语的大地,也腼腆的舒展肥硕的身子,笨拙的像个要分娩的孕妇,在等待中翘望着,叠翠流金的目光喷涌着幸福开心甜美。这个时候的小村,给诗情画意注满。每一个日子都闪耀着金子的光泽。就连落叶都镶上金边。时光就像流水,转眼之间冬天来了,小村的冬天最不着人待见,干巴巴的冷,你一天到晚不停火的烧着大炕,还是冷,那风就像男人的刮胡刀片,吹到身上生疼。吐口唾液还没掉地上就变成一个钉。出门三五分钟,你的眼眉睫毛都是白的,像神话中的圣诞老人。雪说下就下,一夜过去,你不知道东南西北,天地白茫茫的一片,整个世界给一个白字鼓捣的晕头转向。路都潜伏起来,这个时候几天出不了门,就那么坐在火盆边上,烤着土豆,听母亲讲瞎话儿,这是三十年以前的村庄。那时的小村是人们梦中的天堂。

现在的村子,房子一码是红砖绿瓦,人们穿金戴银,道路流光铮亮。可是山不象山,河不像河了。土地也没过去肥沃了,鸟,那些曾把屎拉到头上身上的鸟,不见了,满山满野的树桩像刀子一样,割伤我的目光。满地是菇棚,这些庄户人吃饭的家伙,迎来实惠的同时,也带来了无边的烦恼和无尽的麻烦。首先是深林大面积退却,培养菌种、种菇、烘菇都要烧柴,柴火哪里来?砍。泡菇的 用水, 你看所有河沟,都给蘑菇棒占据,河水污浊,污浊的河水日渐消瘦了,再也看不到那些清清的丰腴了的河流了。再加上年久不修,河床都露出来了,哪里还存得住水?小村给钱左右着,给钱左右的小村,都在费尽心思想赚钱的法子,谁还想种地啊?于是土地日渐消瘦了。曾经流油的黑土地啊!那些光泽都哪里去了呢?黑风,沙尘,泥石流肆虐着,蓝天远了,白云远了,太阳远了,雾霭占据了所有的空间。

我很茫然,生活水平上来了,人们的思想却坏了,心坏了。对环保日渐淡漠了,汽车像甲壳虫,满地都是。尾气漫天,尘土纷飞,那个像花的小村消失了,再也找不到了。思念像罂蕾,毒进了我的骨髓。小村,我曾钟爱的小村啊!你在哪里?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

上一篇:窗外的那片花地

下一篇:恩和风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