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时光中叙说心景

是啊 ,有多少心思,在斑驳这叙说心思,我和你,都在疼痛道路上追逐时光,顿足着许多梦寐以求,啊,梦想,就这样飘落一个季节与一个季节的交替,风流共同心愿,在他和她的眼睛里,包罗了无辜的悲欢与惆怅,心灵疼痛的景象,都在你和我的目光中,赤裸裸那些春秋,生命的呓语,全都变成了那些落叶,飘逝成光和水中的那些斑痕点点,把一个个的难道收藏,飘零了许多诅咒,沉沉坠落—春—花—秋—叶……

你听,荒野上的哭泣,成为我和你的感叹,就在我的心地上荒凉,悲怆着匆匆的时光,弃婴的呼唤,变成许多风雨所摧残的景色,变成了许多无法理解的心情,锋利的目光,麻木着她和他的心病,流浪春秋,在无人看见的角落里,砰然跪下,祈祷着上天的宽恕,和那一位神佑的原谅安排,所有的饥寒,就这样赤裸裸地站在她的面前,愤然了许多情怀,把那一张张彩旗撕碎,然后,点上火,熊熊燃烧的景象里,疯狂无数了心疼所怆然的舞蹈……

时光与分秒都是成正比例的,青梅含在酒器里,煮荡的是一种真实消耗的哲思。就是那位老翁的炭火沸腾了流浪诗人的语言,语言写满了忧愁叙言。飘然的雪花,就这样堆积着那些已经冷却好久的尸体,真的路有冻死骨。就在那一间温度适宜的高档包厢里,我对着那盆炭火点起一根美国香烟,然后,就伸手递给李白,他却说,我喜欢喝酒,谢谢你的好意。

美酒加咖啡,全都沉浸在朦胧着春色的目光中,然后,吐露着心灵的酒话。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

相关文章

上一篇:恩和风情

下一篇:留守乡村的爷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