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夜听雨

  中秋节因有事扯住了,回去的愿望便落了空,只好跟远在老屋的母亲打了个问候电话。这次回老家办事,午饭时应邀与几个老朋友在一起聚了聚,几杯烧酒下肚竟然醉得一塌糊涂。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喝酒了,也许是盛情难却,或许是岁月不饶人,回到家里倒头便睡,可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是夜,似醉非醉,似醒非醒,突闻窗外雷声大作,打开的电视机也因停电而自动关机,雨水随着一阵狂风从窗户飘进了房间。于是,硬撑着从床上爬起来去关窗户,当我走到窗边时,却没了关窗户的意识,就像个木偶人似的站在那儿,久久地,凝视着窗外那片黑压压而风云变幻的天,一任飘进来的雨点打在脸上。

  “天凉好个秋”。年过五十知天命,五之有余要奔六了。想到这儿,一种莫名的惆怅和寂寞骤然涌上心头。不知是谁说过“独自莫凭栏”,此刻的心境用这句话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了,凭栏必伤感!雨,虽然由大渐渐变小了,但对于我来说,雨水就像是一盆欲火,记忆被越浇越旺,那跳跃的思绪,剪不断,理还乱。想想自己这一路走来,沟沟坎坎,文没文出个佳篇杰作,武没武出个一官半职,可谓是“一事无成惊逝水,半生有梦化云烟”。混迹于人世间的这大半生,有喜也有悲,有快乐也有太多的无奈,朋友虽不少,但懂我有几人?如今,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女儿争气,成家立了业,不再让我操什么心了。闲云野鹤一个,与老伴寓居黄州,在孩子身边享享天伦之乐,带带孙女儿。空暇之余,骑着一辆自行车“丈量”黄州古城,逛逛风景秀丽的遗爱湖。每当我面朝龙王山下的赤壁时,竟会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,做出些许唐突“疯癫”之举,嘴里念着《赤壁赋》与东坡先生“聊”上几句。要么,跟一帮摄友们凑在一块儿拍拍片子,从头到脚弄个满身汗臭,总算达到了锻炼身体之目的,然后回家冲个热水澡,泡上一杯清茶细细品味。雅兴极至时,偶会突发灵感“舞文弄墨”一番,胡谄一些小诗小散文之类,舒展情愫,聊以自娱,也算悠然自得。

  岁月蹉跎,往事如风,人生如梦亦如歌。奋斗了,努力了,尽心了,沿途藏着风景,走过便是美丽。成与败,功与过,得与失,苦与乐,幸福与否,只是一念之间的事。罢罢,知足常乐!身体和心情是自个儿的,这样想着,也就释然了。

  任凭雨水洒在身上,打湿那一桩桩的陈年旧事,洗去那一身的世俗尘埃,让不安分的记忆搅拌一场秋雨消失在夜空里,淅淅沥沥,潇潇洒洒

  ……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