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代烟雨浸透的风骨

时间如白驹过隙,一把土、一个灵魂,独舞于苍穹,在遥远的天际间划一道美丽的弧线,我们看到了残阳如血的历史空间里流动的碎片,闪耀着精神的疼痛,在现实中凸显着诡秘的笑脸。

一件件钧瓷作品,宛如一个个赤裸裸的的梦幻,爱恨一念间,漂泊如云如烟。恰如那个遥远的年代,无论是刀光剑影、人去楼空,或是太平盛世、游动精英,中华民族都顽强地生存着,挺立着坚硬的力度,一直在寻找凤凰涅盘的夙愿和超度。

轻敲岁月的轩窗,冥冥中,我像托着一个记忆的沙漏,从盛唐飞到北宋,从金元走到明清,千年的烟雨蒙蒙中,每一粒沙子魂牵梦绕,飘飘浮浮。神奇的神垕镇就像一个沧桑而华丽的身影,在白昼与夜晚之间穿行,芒鞋竹杖,繁累匆匆,古朴艳丽的风骨昭然于天地之中……

时间苍老了,但流水依旧年轻。我欣赏到《乐舞中华》,怦然心动。一根思想的长蒿伴着清笛撑起了一片清雅而苍茫的天空,历史在沧桑的回转,演绎了风云变幻后的惊艳,抚摸到了岁月漫漶中斑驳的留影,带有温度的光滑的触摸颤动着平静的温柔,像打开了一个灵魂的眼睛,清凉的眸子映照着历史的沉重,素淡如水的文字把我的身体与心灵停泊在枫桥老树边。

有人说:像河流一样回望。我站在了淮河边,孤寂如一棵风摆的杨柳,任一脉清流滋润着我的心田,在“钧与玉比,钧比玉美,似玉非玉胜似玉”、“黄金有价钧无价”之说中,做着一个苍凉的手势,沿着风雪的边缘滑行,从清清爽爽的时空间穿过,书写着钧瓷于时代烟雨浸透的风骨,褪去多少繁华,流失多少孤独。

历史苍茫,有多少深情而韵致的眷顾?大唐盛世的霓裳羽衣舞、逍遥洒脱的颜筋柳骨、李白在花中醉酒、公孙大娘在月下剑舞、平仄叠韵中弥久留香了世间多少刻骨铭心的爱情;宋代婉约与豪放的词风、宫廷画院里梅花的冷艳傲骨、清明图上喧闹非凡的繁荣、文人墨客在求取功名利禄时的惶恐,春花秋月中阐释了人间多少惊世骇俗的乐苦。历史车轮碾过的落寞悲喜可以流云万里、无法承托,而一件钧瓷作品,甚至一枚瓷片却让古往今来的许多人为之放笔纵歌,能看一眼、摸一下,是一种缘分;点个赞,鞠个躬,是对神垕镇的厚土火窑绵延千秋的敬重与仰慕。

钧瓷作品是一件艺术品,更像一个丰富情怀的人,像一件风华绝代的物,像世间匆忙而优雅的自己,红尘一笑,为谁心醉?

世界是由无数的作品构成,无论人与物,每一件作品都有它的精彩与出众。当我去欣赏钧瓷作品时,我很留恋每一件作品的造型、颜色、品相等,有时我会感受到一种恢弘的气势,激情澎拜;有时我会享受到一份情愫,温馨欢畅;有时我仿佛看到了一个遗世独立的身影,在浮华与乱世中孤独地徜徉;有时我欣喜地看到了一种自由思想的光芒,在激情与和谐中绽放……或许,那魅力的永恒

存在,是我在钧瓷的天空下梦游的力量,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的沉稳大气、积极入世,道家的无为慧智、超脱出世,法家的严峻立法、集权政治等,在岁月的历练中巧妙地糅合在一起,成为一种民族精神,浇铸民族性格,成就民族的神圣,在历史的变革和转型中展现了中华民族的不屈不挠,推陈创新的风骨,在霜冷的长河中挽卷衣袖,芬芳千古!

今夜,我踩痛了时光的记忆,拨开了流年的沉寂,心念《乐舞中华》,为人世间唯美的追求唱颂!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