丽江随记

舷窗下盘旋一片云贵高原的苍峦,积雪在阳光下耀眼,越过玉龙雪山连绵不绝的凌厉冰峰,鸟瞰中的丽江古城俨然掩映在时空交错的大荒深处。

1. 四方街,天合的中心

我站在四方街上环视四周,看鳞次栉比的那些明清时代的老屋,楼台亭阁依山傍势十分的精巧玲珑,行走间玉龙雪山若即若离,时不时的有临街面巷的客栈,象当年马帮商贾息脚盘货的驿站一样站站相接。

人说四方街很像一方土司家族王权的印玺,而我犹如站在了喧嚣的十字路口。群山拱卫下,偌大的中心,古城的街从这里辐射出去,街巷如蛛网交错,东西南北汇于其中。商贸集市,文化际会,生就一方交融生息的天合之地。

“彩石铺地,清水洗街,日中为市,薄暮涤场。”马帮的坚蹄噌噌作响,商队浩浩荡荡走来,赶集的,交易的,讨价还价一片吆喝着。从四方街走出,条条道路尽在俯仰间。

2.大水车,一瞬看尽时光苍老。

雪山苍穹下古老的大水车谁知转动了多少个轮回,据说它是近年所制甚至权当四方街的路标,游客在这里集合,迷了路找到这里便知方向。

苍劲凝重的风骨与岁月共鸣,犹如沙漏在计算着时光的消逝。它让我茫然,走进不为人知的年代,我的沧桑之感油然而生。

水车高大的轮廓划出四季朝夕的流转,宛若积淀尘嚣泛起纷乱的一脉印迹,和着流年苍老摇落几度春秋。看似像蜗牛的步履慢得让人感觉不到,然而我听,嘎吱作响地转动着。

3. 木府,一代明君的非凡。

丽江随记我在木府门口徘徊,感叹一个离去时代的变故。这里刻着一个不平凡的名字,纳西族人拥戴的土司阿甲阿德。昔日的炫耀源于这位明君博大的胸襟接受了汉家皇帝的赐姓。自明至清不过数百年,纳西归汉开启中华海纳百川的先河,坚实了木氏土司的数代基业。

木府的大门畅开着,一部《木府风云》青史留香飘逸在辉煌的府第,有时王朝的命运就系于一个姓氏的改变。纳西兴起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绝代风云,每一步的彷徨和坚守,恍惚或明智,告诉我一个王朝兴衰的机枢和纳西民族开放包容的文化个性。

我凝视这高高的门坎,两个世界打乱了的岁月,昔日的玄乎与现实的微妙只在咫尺。或许我要花一张门票钱才能进去感受一番。五百年的时光红利,换作历史的一次回眸?

4. 一掬玉河水,涤出圣洁和灵动。

玉河水轻轻地荡漾,忽又拐弯,临街而走,钻墙过院蜿蜒穿梭在古城的角角落落,水声淙淙踏着碎步伴我而行似乎要径直走进我的心灵宿地。

丽江的水闪烁着先人的智慧,从雪山之巅流进家家户户的门前,水与城相融为一体。城因水而生,水为城而流。盈盈一水溅起晨昏涟漪,荡起日月清风,这何止是景。纳西人创造的不仅是天人合一的理想居地,更是生存哲理和择居环境中相知相解的精神之源。

智者乐水,何况又是神山圣水,循水而去能抵达古城的源头直至心灵的律动。一腔血脉带着来自雪山的圣洁冰清和澄澈灵动,古城也涤去了杂念洗去尘埃。

5. 丽江,当我触摸你的古意撩动你的时尚。

也许沉寂得太久抑或是天生的旷达,在超级开放的年代里,一旦打开樊篱便释放出极大的热量,几乎要融化雪山冰峰。

慢生活,快节奏,古典和时尚造就了奇特的丽江。丽江随记

丽江是古典的,古意犹存。五花石铺就的古街在阳光下泛起亮色。木屋、粉墙、牌楼、小桥流水,无处不在数不清的客栈、酒肆,纳西古乐箫韵笙歌苍老的嗓音,东巴文字千古流韵的符号,怀古的足迹纵横在走不出的迷离。

丽江是现代的,时尚前卫。渐入夜色时天空闪出点点星光,四方街灯影闪烁,玉河边咖吧茶室烛光莹莹,小街大院客栈酒楼红灯摇曳,缤纷的光影扬起古城朦胧的夜,摇滚着新时代的浪漫气息。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

上一篇:真挚,心灵的感念

下一篇:雪中忆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