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桃花谁作赋

三月桃花历来是诗人、画家、散文家笔上一抹粉嫩的颜色。它生就属于诗画,虽被千古吟唱,却恒久不衰。从古至今,关于桃花的诗词歌赋已开遍千树万树,但蹊下来者却仍络绎不绝。年年春风吹至,岁岁桃花相约。桃花的三月,必是一场歌者的盛会,世间有谁不想在这里倾听或赋歌一曲呢!

我家就住蒲河边,三月,桃花盛开两岸,花下春水横流,绵延数十里,不见花尽头。桃花与河水缠绵在一起,最易惹人情思。走在桃林小径,不由得心生“一径野花落,孤村春水生”的意境。这诗中的桃花春水,实是杜甫描绘的写实小景,淡雅质朴,清新娴静。而穿过桃林站在蒲河岸边,则完全是“百里桃花开,浩荡春水流”的气魄了。千年前的诗圣无论怎样也想不到,多少个朝代以后,这桃花竟然开得漫水东流,铺满河岸,蜿蜒纵横,香艳冲天。在花的脚下,绿色的河水从冬天涌来,与无际的桃花相拥相伴汹涌地扑向人间。

桃园在人间而非世外,流水在脚下而非天涯。而此情此景真使人恍如世外、犹在天涯了!有桃花,春水更显多情。有春水,则桃花更看娇艳。我觉得,跟哗哗的春水相比,人的低吟浅唱就显得纤弱了。春水对于桃花,缱绻着、滋润着,呵护着,如郎才女貌、琴瑟相和。它们一静一动,一娇一犷,粉绿相衬,听吟相对。它们真是春天里最美的情人!

如此,我宁愿在花下,静听一河春水的歌吟了。

春水汩汩,它是在唱“满园深浅色,照在绿波中”的光景吗?春水滔滔,它是在诵“蒲河岸边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”的喜悦吗?春水潺潺,它是在吟“一天飞絮东风恶,满路桃花春水香”的感伤吗?……

显然我的想象力是有限的,那河水的心思如此之深,岂是我能够淡揣浅摩?更何况那是一对别离伤恨的情人,一夜春风,新桃吐瑞,又落英缤纷,身付流水……这难为人道的不舍情意,有多少歌赋能够表达!

桃花去一季,流水赋一年。这三月满岸的桃花,是春水一路赋歌迎来,又是春水一路洒泪送去,悠悠流出万千歌赋。这真是,三月桃花水作赋,岁岁年年,吟也不休。

唯有我在这三月,驻足静听。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光年文章网http://www.sxsign.org